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冥中事

第530章 联合军三

冥中事 莫子休 3924 2019-11-06 11:44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冥中事 八九中文(www.txt89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“试一试吧!”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
  众人回头一看,竟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,极少出来路面的大司命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少司命似乎有些惊讶。

  “我们试一试,两个人一起。”大司命嘴角挂着浅笑。

  少司命震惊地看着他,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当真这么想的?还是……”

  大司命挑了挑眉,道:“我何时诓过你?我当真是这么想的,我们一起试一试。”

  少司命没有回答大司命,而是转过身对莫语他们说道:“这件事……我还需要跟他再商量商量。我之后再给你们答复。可好?”

  “可以,可以的。”莫语连声说道。

  “不过,我向你们保证,即便到时候我们没有出手相助,也绝对不会与你们为敌的。”少司命肯定地说道。

  “多谢!”莫语冲他感激地行了个礼。

  “少卿,你为何不答应他们?你不是一直都想做一回自己吗?”大司命问道。

  少司命看着莫语他们离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  “为渊,那一向与世无争,两耳不闻窗外事,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换族人太平的你,为何突然决定要做这等有违纲常,大逆不道之事呢?”少司命转身看着他。

  大司命扬了扬嘴角,整个人不似以往那般棱角分明,严肃冰冷。

  “不问前程如何,但求落幕无悔!”

  少司命闻言,眼睛睁得大大的,似乎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感觉十分的意外。

  “这是钟山君烛九阴之前对我说的,他说他所求,不过是个不悔而已。不问前程如何,但求落幕无悔。”大司命说道,“其实我心里一直也是这么想的,曾经也是这么做的。”

 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他,过了半晌似乎明白了什么。只见他眼眶泛红,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:“为渊,当初你来司命山……不是因为帝君觉得我灵力全无,不中用了,所有才又选了你来的?你不是跟我说……你是帝君选来的吗?”

  大司命笑了笑,说道:“对不起,我骗了你。刚刚我还说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……这就光荣地打脸了……”

  “啪”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在了他的右脸颊上,少司命咬着牙,浑身颤抖着,脸色阴沉得厉害。

  “小师父……”一旁的霜冰被吓到了,她上前拉了拉少司命的手。“你……你别生气……”

  “霜冰,你回屋去!”少司命沉声道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进屋去吧。”大司命对霜冰笑着说道,“我们没事的,你放心吧!”

  霜冰犹豫了片刻,抬头见少司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,慌忙低了头进屋去了。

  “为渊,你当初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少司命问道。

  “我自然是知道的,很清楚,很明确,也很庆幸当初自己这么做了。”大司命说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少司命哽咽道,“这是牢笼啊!你你本来可以成为我们一族最年轻最优秀的族长……你是疯了吗?嗯?你知道吗?这是个无形的牢笼!族人的命是一环一环的枷锁!你现在后悔吗?”

  大司命看着他,笑言道:“若是当初我没有来,留你一人在这里孤独终老。或者任由你受伤死去。我肯定会抱憾终生的。所以,我一直一直很庆幸当初做了这个选择。”

  少司命闻言,泪如雨下。

 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,那个时候,尧帝要求族里交出一个孩子去做浮生城的神使。这个对他们一族来说是个无比光荣,无比神圣的使命。当时族里最优秀的适龄青年只有他和为渊,为渊以后肯定是要继承族长之位的。所以,族里的长老们商量之后,选了他去做这浮生城的神使。

  可是他在得知自己被选中的时候,一点也不开心。人们艳羡的目光,道贺奉承的话语都不能让他觉得一丝的开心。

  一想到他这一走可能终生都不会再回来了,他再也见不到为了,他就难受得厉害。

  他与为渊从小一起长大,一直以来都很依赖为渊。他是真的真的真的舍不得与为渊告别。

  浮生城大乱的时候,他被发了疯完全没有自我意识的相柳重伤。后来虽然被天兵救了回来,可是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,而且浑身还有多处严重的挫伤。

  他那几日一直高烧昏迷着,梦里总会出现为渊的身影。

  为渊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跟他说:“少卿,你再等等,我马上就来了。你等我,一定要等我!”

  当一股热流慢慢涌进他的身体里,疼痛感开始慢慢减轻的时候,有两滴滚烫的水落在了他的脸颊上。他睁开眼,就看见了为渊哭泣的脸。

 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为渊哭。小时候练功练的再苦,他都没有哭过。

  “为渊,你来了……真好。”

  “少卿,你知道吗?你走了之后,我每天都会做梦。梦到你哭着拉着我的手,像那天那样跟我说,为渊,我不想跟你分开。”大司命说道,“我每每醒来,都很后悔。你临走前来找我的时候,我没有跟你说,少卿,我也不想跟你分开。现在,我还能说吗?”

  少司命泪眼朦胧地看着他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少卿,我也不想跟你分开。”大司命坚定地说道。

  少司命此时已完全没了往日的洒脱,他上前抓着大司命的衣袖,哭得像个小孩子。

  大司命给他擦了把眼泪,道:“少卿,我主人的死亡,却无比地惧怕死亡。那是因为你那个时候在鬼门关徘徊的样子,是我永远的痛。若是我没来,或者晚来一会。我就永远都见不到你了。这种恐惧感才是我惧怕死亡的真正原因。”

  他这么说,少司命哭得更厉害了,似乎是想把过去千百年来攒下的委屈都哭出来。

  “我们一起去试试吧,若是输了,咱们死而无憾。族人们有自己的命,自己的命由自己做主。”大司命说道,“虽然在这里,我能与你相伴。可是我也想带你去想去的地方走一走,去见一见想见的人。你总坐在屋檐上出神地望着远方,我知道你也想去外面看看。”

  少司命点了点头,道:“好,试一试。不过我相信钟山君和大巫,我们不会输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