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清穿:我成了四爷的老婆

第519章 041:夫人,拜托你了啊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清穿:我成了四爷的老婆 八九中文(www.txt89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福嘉有喜五个月之后,肚子便一天一天肉眼可见的大了起来。

  索尔力现在整个就像个惊弓之鸟一样,生怕福嘉会磕了碰了,就连府里头福嘉有可能坐到的椅子上都被他绑上了厚厚的绸布,若是不知道的人过来,还以为索府是个多富贵的人家呢。

  最起码年世兰看到的时候,有几次就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倒是福嘉一副安然处之的模样,毕竟虽然索尔力的举动很过激,可是却也侧面的说明了,他这是真的在意自己不是?福嘉觉得自己天天坐在这样特制的椅子上头,还挺乐呵的。

  回去的时候年世兰也没忍住,笑着将这事同胤禛说了,胤禛听了都没忍住轻笑出声,恍然之间觉得,年世兰确实是比自己的眼光更好,最起码从一开始,她就一直坚信着福嘉会和索尔力在一起,不像自己,根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接受这么一个人,可是如今来看,这却是对福嘉最好的归宿。

  哪怕是在京城的贵族子弟中给福嘉寻个驸马,但是就能确保他真的能真心真意的对福嘉好吗?若是真是这样,二格格也就不会早早的过世了。

  虽然对于二格格投注的感情并没有福嘉那么多,可是曾经,那也是他唯一的女儿。

  二格格病逝的时候,他偷偷的躲在御书房里头哭了半个时辰,再出门,他依然还是那个冷硬果断的一国之主。

  福嘉临盆的那天,是个顶好的晴天。

  一大早的,还没等索尔力起床呢,福嘉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身下濡湿一片,因为得了年世兰的交代,她倒是知道是怎么回事,伸手推了推索尔力,口气还算淡定。

  “相公,我可能要生了。”

  索尔力睡得迷迷糊糊的,听到福嘉这句话,直接就往床底下倒去,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,手忙脚乱的将福嘉给扶起来,然后掀开被子瞧了瞧。

  羊水确实已经破了,福嘉身下的褥子已经濡湿了一片了。

  知道福嘉确实是要生了,索尔力慌慌忙忙的穿好衣裳让丫鬟进来给福嘉换好床褥之后,才折身去了外头,稳婆是早就找好的,福嘉的姨母专门给找好的,找的都是这云南城数一数二的老手,早在一个月前,这两个人就被索尔力花重金给请到了府里,眼下倒是不至于慌乱。

  等到稳婆进了屋,索尔力才差人去了黄府,给年世兰他们传信去了。

  年世兰和胤禛这会儿也是刚刚起床,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,坐上马车直奔索府。

  福嘉只觉得这会儿肚子痛的受不了,手死死的攥着身下的褥子,可是嘴巴里头却一点声音都灭有发出来,稳婆瞧见了,又是心疼又是好笑。

  “夫人若是疼,喊出来还能好受些,怎么就这么忍着?”

  福嘉这会儿整个人都十分的虚弱,头上都是汗,听了稳婆的话,倒是没忍住笑了笑。

  “不能叫啊,我若是叫了,他在外头听着,该心疼了。”

  稳婆这才知道福嘉居然是为了索尔力。

  两个稳婆对视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,这些日子她们住在府里,自然听府里的人提起过,他们的老爷是怎么疼爱这位夫人的。

  从前的时候只觉得是福嘉的福气好,碰到这样的好相公,可是现在看来,福嘉又未尝不是在这段感情中付出了自己的感情。

  索尔力在外头听不到里头的动静,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冲进去陪着福嘉,却被刚刚年世兰给拦住了。

  “这样的日子,里头有两个稳婆陪着呢,你就不要去了,我进去就是了。”

  年世兰说完,伸手敲了敲房门,那些丫鬟都认识她,快速的给她开了门然后又关上。

  福嘉这会儿刚刚喝完参汤,身上已经有了些力气,瞧见年世兰的时候,整个人都在笑,可惜了,身子抖的太厉害了,看上去分外的可怜。

  年世兰没忍住红了眼,上前一把抓住福嘉的掌心。

  “乖团团,额娘来了,不怕不怕!”

  福嘉笑着点了点头,正想说些什么呢,却听到稳婆激动的让她使劲。

  也不知道该怎么使劲,便使劲的憋着气往下压,终于在她即将力竭之前,她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离开了她的身体。

  还没反应过来呢,就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。

  福嘉这才敢放松心神,靠在软枕上休息。

  “还好,孩子安安生生的出来了。”

  她说完,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,年世兰擦了擦脸颊边上的泪,亲自从稳婆的怀里将福嘉刚刚辛苦生下的孩子抱了过去。

  小小的孩子被泡的皱皱巴巴的,虽然称不上多好看,可是年世兰却还是觉得自己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。

  嘱咐福嘉身边的丫鬟去膳房将乌鸡汤熬上,她直接带着孩子就出了门。

  索尔力这会儿在院子里头急的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胤禛本就心烦,看到他这样心里头就更烦了,索性躲到一个角落里头,不想看到这个傻大个。

  年世兰出来的时候,索尔力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。

  瞧见年世兰怀里的孩子的时候,眼神动都没动,直接就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年世兰被他的举动给弄懵了,直接回头去问胤禛。

  “这个人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看看?”

  胤禛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,倒是低头看了看年世兰怀里小娃娃,生的是真丑,胤禛都有些忍不住的嫌弃,可是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女儿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,那个丑字就噎在自己的喉咙里头说不出来。

  索尔力进门的时候,里头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,福嘉刚刚耗费了大量的力气,这会儿早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了,倒是那两个稳婆瞧见索尔力,都忍不住为这个姑娘说起了话,将刚刚福嘉说的话原原本本的说给索尔力听。

  索尔力伸手抚了抚福嘉额前的碎发,笑了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怎么还是这样的傻?”

  恍惚之间,索尔力好像是又回到了刚刚看到福嘉的时候,那个时候福嘉单纯的笑颜就像是一支箭一般,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心里,再也拔不出来了。

  这么多年了,如今自己终于如了心愿,当初那个被自己惦记的姑娘,如今布置成了自己的妻,就在刚刚,还为自己生了个孩子。

  这一切的美好,就像是一场梦一般的,索尔力低头亲了亲福嘉的额角,心中默默的感叹,希望老天爷让这梦永远不要醒过来。

  福嘉这一觉足足睡了一个时辰,索尔力也在她身边守了一个时辰,年世兰和胤禛也在一旁等着,这一会,就连弘曦和陈氏都来了,就守在福嘉的身边等她醒来。

  福嘉醒过来看到这个阵仗,也忍不住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  “我睡着的样子就这么好看,值得你们这么看着我?”

  年世兰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倒是索尔力听到她的声音十分的惊喜,笑着凑了过去。

  “你醒了,饿不饿,额娘让人给你熬了鸡汤。”

  福嘉这会儿还真是饿了,也没矫情,让索尔力帮着她坐起身子,便就着索尔力的手喝下了整整一碗的汤,等到觉得自己身上有了些力气,她才笑着劝年世兰他们离开。

  她生产的时候是个大早上的,可是这会儿外头都隐隐透着黑色了,显然是天都要黑了,他们就这样陪着自己,一定是累坏了。

  “额娘,阿玛,你们先回去休息吧,我这儿一切都好好的。”

  胤禛和年世兰确定她确实是状态不错,才点了点头,带着弘曦和陈氏离开,倒不是对福嘉放心,只是他们之后,现在福嘉最需要的,是安安静静的休息。

  府里的嬷嬷本来是想劝着索尔力和福嘉分房的,可是索尔力却不肯,就死死的守在福嘉的床边不肯离开,嬷嬷没有办法,只能放弃。

  晚上的时候,福嘉觉得自己的身上隐隐作痛,有些睡不着,索尔力知道她如今身子不舒坦,小心的搓热了手掌心给福嘉按压起肚子来。

  虽然有些疼,可是福嘉能够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的身体,想来就是额娘所说的恶露了。

  福嘉一个月没洗澡,索尔力便这么陪着她一起休息了一个月,到了后来,福嘉自己都嫌弃自己身上的味道,劝着索尔力去外头休息,可是索尔力就是不肯。

  “我不在你身边,我不放心。”

  福嘉拿他没办法,只能笑着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齐哥儿呢?怎么也不见他?”

  “刚刚吃饱了奶睡下了,我想着那孩子太吵,怕他吵到你,便没让奶娘往这儿抱。”

  要不是齐哥儿确实是从自己的肚子里头出来的,福嘉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齐哥儿不是索尔力的亲儿子,这都快一个月了,索尔力就没陪过齐哥儿多久,天天守着自己在床边,不知道的,还以为她是刚刚出生的那个呢。

  虽然心烦,可是心里头更多的却是隐秘的开心,福嘉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,自己就算是给他生十个孩子都不亏,可惜了,索尔力已经明确的说过了,只准她生这一个,不准她再生了。

  齐哥儿渐渐的长大了,也能感觉到自己的阿玛似乎是不太喜欢自己,平时的时候也不敢往他身边凑,只喜欢在福嘉身边待着,福嘉看到他这副样子,心里头又心疼又好笑,趁着有一次齐哥儿又要躲开索尔力的时候将人给叫了回来。

  “齐哥儿,回来。”

  虽然不情愿,可是齐哥儿却是最听年世兰的话的,只能慢慢的挪到年世兰的身边。

  索尔力眼看着他这般惧怕自己,神情也有些不好看,福嘉心疼孩子,没忍住凶了他几句。

  “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?孩子生出来都两年多了,你天天都是这副表情,当初我阿玛那么不喜欢小七都不像你这样,你说,你是对孩子有意见还是对我有意见?”

  索尔力看着福嘉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也有些心虚。

  “你胡说什么呢,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会不疼?”

  福嘉只是冷笑,压根就不理他这单薄的解释。

  索尔力讨好的冲她笑了笑,跟条大狼狗似的,齐哥儿看到他这副样子,也咯咯的笑出了声,孩子忘性大,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都忘了自家的阿玛从前是怎么不待见自己的了。

  索尔力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孩子,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同孩子相处,更重要的是,他总感觉福嘉自从有了孩子之后,就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关心自己了,有时候若是齐哥儿哭闹,福嘉便干脆会陪着他一起睡,而忘了还在房里苦苦等候的自己,这么多的情况积攒下来,索尔力觉得,自己还能好好的同齐哥儿交流,已经是十分的好脾气了。

  父子两人因为福嘉,就这样和解了。

  当索尔力开始试着去照顾齐哥儿之后,他也渐渐的变得没有那么紧张了,甚至十分享受和齐哥儿在一起的过程,福嘉瞧见了,十分的欣慰。

  可是阿古却趁着索尔力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的将福嘉拉出去解释了一番。

  “夫人您不要怪罪主子,他是自己苦怕了,害怕自己会像他的父汗那样对孩子不好才不敢靠近小主子的,并不是不喜欢小主子。”

  福嘉从没听索尔力提过他的父汗,似乎在他过去的岁月里,只有他大哥一个亲人似的,福嘉早就觉得奇怪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去问过索尔力这件事情,今日阿古好不容易提了,她自然是想着刨根问底了。

  “你们主子和那个汗王,是怎么回事?”

  对于这个从没谋面的公公,福嘉并没有多少的感情,因此提到的时候,也十分的淡然,阿古不想两人因为这事再有争吵,便将索尔力小时候的事情一一的同福嘉说了。

  福嘉听了,默默的流了不少的眼泪。

  她从来没有想过索尔力的过去会这样的无助黑暗,她还以为他也和自己一样有幸福的家人呢,毕竟他是这样的善良,整个人就像是个太阳一眼,一直在照耀着她,温暖着她。

  “这事情不要让你主子知道,我会好好的对他的。”

  福嘉说完,低头擦了擦眼泪,确定没有痕迹之后才转身离开。

  阿古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,直到人都看不到了,才敢轻声说了一句。

  “夫人,拜托你了啊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