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356bet身份验证失败 武侠仙侠 阴符道主

第十三章 各有后手

阴符道主 上林春 5202 2019-11-06 21:45

  八九中文网 www.txt89.com ,最快更新阴符道主最新章节!

   现场乱作了一团,因杨肆连杀两名修士的辉煌战绩,极大的鼓舞了武者们的斗志,疯狂的围杀黑脸修士与他的同伴,那只蟾蛙仿佛被绕晕了,那滴溜溜的眼珠子四处转动,不知道该对谁下手。

  “呱!”

  一名武者的动作稍微慢了下,蟾蛙立刻两道毒液射出,射中胸腹,这名武者心知必死,居然狂性大发,猛的挥刀,剁掉了蟾蛙的一条腿,蟾蛙痛的呱的大叫,掉落地面,再也蹦不起来了,随即边上刺来一剑,将它活活钉死!

  ‘惨啊!’

  杨肆暗道一声,因逆运气血的缘故,面庞变得一片苍白,再微眯着眼晴,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,实则暗中观察着场中情形。

  既然走到了这步,要说他不对外门名额不动心是不可能的,毕竟走外门可以稳稳妥妥的加入终南道宗,也并未绝了晋升为内门的道路。

  如果放弃这次机会,去走外线的话,鬼知道自己有没有灵根?

  与其把命运交给虚无飘渺的赌博,还不如实在一点,先完成一个小目标,再看看……后面有没有机会?

  那两名修士,黑脸修士明显实力强劲,不时的发出风刃,凡是沾着,非死即伤,另人可没有杨肆这种能看破灵机变化的本事。

  短短片刻,已经有三人命丧于他手,两人身受重伤。

356bet身份验证失败  相对而言,他那同伴逊了不止一筹,并不能外放术法,以冷兵器对敌,显然只是个预备役修士,还处于淬炼炉鼎的阶段,虽然他的肉身要比寻常武者强了些,可是双拳不敌四手,耐不住武者人多啊,已经左支右拙,身上多处挂彩,气息极度不稳了。

  “死!”

  李家富瞅着机会,从这名修士的背后当头一刀砍下,喀嚓一下,头颅滚落在地。

  “该死!”

  黑脸修士大急,接连几道风刃甩出,又取了两人性命,不过他的修为也不高,真气总是有限度的,鏖战良久,早已到了极限,这次又是杀招使出,刹那间面色一阵不健康的潮红,脚步有些踉跄。

  武者们抓住机会,刀剑齐出,几下就把黑脸修士活活砍死!

  四名修士,团灭!

  蟾蛙,死亡!

  近二十名武者,死亡九人,重伤三人,其余七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挂了彩。

  另与杨肆类似,花娘子与候四海全程打酱油,叫的凶,就是不出力,这倒是让杨肆对这二人高看了一眼。

  李小妹或者功夫有限,也躲在后面,毫发无伤。

  李家富后背中了一刀,也不知是谁砍的。

  现场刹那间陷入了死般寂静,除了伤者的哀嚎惨呼与喘着粗气的声音!

  突然,李家富动了,朝着天叶黄连草疾冲而去!

  他的距离最近,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在武者中只属平平,又受了伤,不拿命去搏,绝无可能得到天叶黄连草。

  “尔敢!”

  周围的武者顿时大怒,朝李家富飞扑而去,李家富不管不顾,两眼血红,面孔都狞狰起来,只要能摘到天叶黄连草,再向前疾掠十来步,就是一个山崖,他可以沿着藤蔓坠入山崖底部逃命。

  至于李小妹,应该不会被杀,多半是被挟为人质,押回终南道城,而城里严禁打斗,能奈他何?

  他的算盘打的很不错,身后的刀枪都落了空,距离天叶黄连草只有一米不到了,却在这时,崩的一声轻响,一枚羽箭疾射而来,根本来不及闪避,就射中了他的太阳穴,带出一蓬血花,对穿而过。

  “哥!”

  李小妹悲呼一声,正要上前,被花娘子死死拽住!

  李家富倒在地上,怔怔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天叶黄连草,手指动了动,就脑袋一歪,闭上了眼睛。

  因李家富出手抢夺黄连草,就如捅了马蜂窝,四名修士又全部身亡,剩余的武者自相残杀起来,场中刀光剑影,血肉横飞。

  那个拿弓的,首先被人砍死,毕竟这种抽冷子射箭的行为最招人恨。

  不过包括杨肆在内,躺地上不能动的,暂时还没受到攻击。

  花娘子护着李小妹,双剑挥舞,以守为主,确实剑法精妙,候四海使一把弯刀,配上他那鬼蜮的身法,穿梭于人群中,时不时抽冷子划一刀,游刃有余。

  杨肆暗暗叹了口气,为争夺一个外门名额,死了多少人?

  修行路,就是一条不归路啊,除非愿做蝼蚁,浑浑噩噩的过一生。

  “嗯?”

  杨肆始终关注着花娘子与候四海,这时就见着花娘子趁攻击她的一名武者被候四顺手一刀割了喉,压力大减之时,从怀里摸出个香囊,偷偷捏碎!

  虽然从表面上看,没有任何异常,可那如潮汐般的天地灵机中,在杨肆的眼下,分明多了些极其细微的颗粒,向着四周快速扩散。

  迷香?

  杨肆赶忙闭住呼吸。

  他是半步化劲,气脉悠长,憋气几分钟不成问题,到那时,迷香也被吹散了。

  再看到候四海,极其隐秘的把一颗药丸喂入了嘴里。

  “哎唷,头晕!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武者们正打斗着,突然手脚酸软无力,纷纷跌倒,再也爬不起来。

  杨肆本来就是睡着的,倒不用过于伪装,那候四海明明服了解药,却也学着众人,捂着脑门,晃了两晃,就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咯咯咯咯~~”

  花娘子美眸一扫,一阵娇笑,那是笑的峰峦起伏,花枝乱颤。

  “你……你好卑鄙,居然下迷药!”

  有武者不愤道。

  “哟!”

  花娘子哟了一声:“妾身乃一女流之辈,可比不得诸位英雄武功高强,好啦,各位就安心躺着吧,妾先走一步,得罪啦!”

  显然,花娘子心情极好,也没有斩草除根的意思,迈着轻快的脚步,就要去摘那天叶黄连草。

  “且慢!”

  候四海居然不急不忙的站了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没中迷香?”

  花娘子刹那间色变。

  候四海淡淡道:“江湖上谁不知道你花娘子擅使迷使,我既与你同行,岂能不防着点?”

  “那就手底下见真章罢!”

  花娘子猛一咬银牙,掣出两把短剑,飞身攻去。

  候四海脚步向后微微一错,手腕一翻,从袖子里,取出一个漆黑的铃铛,嘴里念出两句晦涩的咒语,再当锒当锒摇动起来。

  顿时,花娘子那俏面现出了呆滞之色,手里的短剑再也拿不稳,腿一软,跌倒在了地上。

  杨肆也觉得头脑中莫名的昏沉,但那玄阴之眼,立刻就涌出灰光一刷,脑海中瞬间恢复了清明。

  迷魂术?

  修士?

  杨肆略微眯了眯眼,这真是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啊,就象一群哈士奇中,混进来一只大尾巴狼!

  花娘子也勉强撑着地,不敢置信道:“候四海,你竟然是修士?”

  “哈哈哈哈~~”

  候四海带着得色笑道:“候某侥幸得窥仙缘,倒是让花娘子见笑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