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凤凰诏

第352章 你贪心了

凤凰诏 狸子 4421 2019-11-07 09:12

  八九中文网 www.txt89.com ,最快更新凤凰诏最新章节!

   “不想喝?”裴佑晟问我,顺手给我塞进去一个蜜饯。

  我冲着他笑的没心没肺的,“不是,皇叔,我只是在想,如果这里不小心有了个小宝宝,会怎么办?”

  分明知道喝掉的是什么药,可我还是神使鬼差的想要问。

  分明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,可还是下意识的看向他。

  曾经绿柚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我无数次的给自己找理由,分明都是找自我放纵沉沦的借口,我会跟顾玟岚有什么差别呢?

  门口一阵动静,进来的人却是几乎很少见的琳琅。

  毕竟琳琅向来不待见我,更是不会主动上门来看我,之前给我调这些药,也不过就是因为裴佑晟让的。

  琳琅恨我还来不及,毕竟当初我可是给她从侧门塞进来的姨娘,虽然这个姨娘的身份,也没几个人知道,也没有裴佑晟的承认。

  “人来了。”

  我促狭的看着他说,嘴角强行扯起的笑容,如今都觉得有些累。

  琳琅进来,身上的衣服没换,我才恍惚过来少女的心思,同样浅色的衣服,几乎是昭然若揭。

  屋内旖旎的气息还没散去,琳琅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微微的颤,不是很明显,但是忽略不了。

  我没起来,只是侧着支着下颌,看向那边,似乎琳琅的心情更差了。

  “这几天该调药了,等着调好这一次,以后就不需要调改了。”琳琅沉默了一会儿,说。

  我撑着下颌的指尖,微微一僵,兀自垂眼笑了笑。

  不过就是一副药,怕什么,我长安从小到大,还没什么害怕的,就算是当初的蛊虫,也都不害怕的放在身体里。

  仅是一副药而已。

  只是心里扯的有点涩,就连闻到鼻尖熟悉的气息的时候,都会觉得这种温柔只是一种无尽的嘲讽。

  突然有点怕了,怕自己跟顾玟岚那样,被捧杀而不自知,依旧满怀心思的认真的在后宅斗法,其实需要斗的从来不是女人,而是这个男人的心。

  谁也没得到过。

  “嗯。”裴佑晟的嗓音低沉,并未有很多的话,略凉的指尖拂过我的发丝,回答的也是漫不经心。

  琳琅站在这边许久,不说话,也不往前走一步,像是个木头桩子一样,再开口的时候,声音终于带了点颤。

  “我要回去了,王爷这边并不需要我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回复的依旧是一个字。

  对于他来说,鲜少见到他耐心回复的样子,就算是话多,那也铁定了是被惹怒了的时候。

  琳琅大概是被伤透了,直接转身就跑了。

  我轻笑了一声,手臂缠上他的胳膊,“皇叔还是这么不近人情,不解风情,若是那一天我能落到你话多的时候,那肯定是触怒你,被你赐死的时候。”

  “大概在我死之前,你才会有很多话想要对我说吧。”

  我眸子轻眯,仰头看着他,可下颌却被他捏起,在我下巴上用牙齿咬了一口,不痒,有点疼。

  “你是真不怕一语成箴。”他嗓音沙哑。

  “不怕。”

  我天不怕地不怕的,生死都置之身外,还能怕点什么?

  送出去的那封信还迟迟的没有消息,倒是把齐言给等来了。

  齐言翻墙进来,恰逢赶上我刚抹了药膏的时候,眼睛上凉飕飕的,最近似乎对药膏有了免疫,除了刚抹完,之后的效果会迅速的递减。

  我眼里蒙着一层雾,抬头看过去,看着齐言单手撑着从墙壁上翻下来,穿的依旧没有质子的自觉,还是一贯的张扬风骚。

  只是这次那双狭长的眼睛里泛着怒火的通红,显然被气狠了。

  “你竟然帮他?”

  齐言落定了脚,就站在我面前质问,声音都是压抑着,原先那调侃的不正经的嗓音,如今也是低沉沉的。

  我端起一杯茶,拂了拂上边的茶叶,眉眼弯弯,“是啊,我不帮我的夫君,难不成会帮你?”

  “大王子莫不是对自己过于自信了,还是觉得你的美色比你的妹妹更加的能够倾城倾国?”

  齐言手里似乎捏碎了什么东西,咔喳作响。

  他从来做质子的时候,就不掩野心,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极强的目的性,饶是跟人说话,也都是眼眸上挑,风流侃意占了六成。

  “好一个长公主,是我小瞧了。”他笑的也都沉沉,满是阴骘。

  “你搞错了自己的地位,你觉得我是谁,是你的棋子?还是被你三言两语就能给拨动的美脑子的跋扈公主?”我反问。

  “你定位的关系从来不平等,若是合作,就拿出合作的姿态来,若是只想利用的话,那就去找个比你更加没脑子的。”

  我轻缓的说道,视线落在别处。

  大概是习惯了原先白虎时不时的蹭过来,用凶狠的虎牙逼走有敌意的人,如今脚边上空落落的,反倒是有些不习惯。

  裴佑晟知道十三的存在,也同样知道白虎被我偷偷送走的事情,所有的事情在他的眼皮下边,他的消息网四通八达,贯穿各处,这不是个惊奇的事情。

  我惊奇的是,他竟然不说不问,恍惚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齐言沉默了很久,怒火难平,“那长公主想要什么合作?”

  “我想要南海鲛人的珠子,听说夜晚都能听到那婉转的歌声,很是能安眠,拿来这个,这笔生意就成交。”

  我下巴微扬,一字一句道。

  齐言大步过来,周身的气压更低了,“你明知道这东西只存在戏本里,这根本就没有,也没有什么鲛人,全都是糊弄人的。”

  “对啊。”我唇角弯弯,心情尚好,“那你明知道割舍不下你的小心思,何必来找我求合作,你觉得这就是可能的吗?”

  在他说话之前,我不疾不徐的说:“你觉得我会放任你毁了我的国家,放任你杀掉他,然后给我一个覆国亡家的结果?”

  “然后我呢?”

  我起身站在他面前,虽然不及他高,但是我每句话都更加锋锐,“最好的结果,你会把我当做是战胜品,我的后果又能好到哪里去?”

  “齐言,是你贪心了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